台湾青春电影巡礼·第二站 | 客座

湘潭在线 2019-05-15

本期【客座】继续邀请跳跳聊聊台湾青春片,这一次的切入角度是艺术特色。分别从人物形象塑造、多样类型的故事构架、本土化风格的视觉符号和契合影像的电影配乐。


个性化的人物形象塑造


电影中的每个人物形象也都是现实中一个存在的符号。台湾青春电影对于人物形象的塑造也细致入微,并且都人物形象也都很个性化。



《蓝色大门》中张士豪阳光开朗,算是这个年龄中优秀的男生。“我叫张士豪,天蝎座,O型,游泳队、吉他队我觉得我还不错哦!”他这样介绍自己自信又简单,表现出了这个年龄的蓬勃的朝气,并且突显出张士豪阳光的个性。从出场就奠定了人物的形象和命运,注定是在众人瞩目下成长。


而女主角孟克柔却显得抑郁和冷静,无论什么时候脸上都没有什么笑容,而是这个年纪不该有的老成。对于张士豪的表白,不知该如何回应,又按捺着自己的情感。对成长的恐惧对爱情的质疑,似乎她永远也找不到自己的头绪。表现了孟克柔内向又因为家庭原因变得有点畸形的性格。



这样的人物形象也刻画地淋漓尽致。细节化塑造,让人物更加真实细腻,也更能将观众带入情节中并引起共鸣。


类型多样的故事构架


时空架构:《不能说的秘密》中路小雨和叶湘伦因为一曲《secret》而相识相爱。两人在同一间教室上课,骑同一辆单车回家,喜欢同样的音乐,似乎是一对正常的校园情侣。却因为误会路小雨不再来学校,与此同时叶湘伦才知道真相——路小雨其实活在20年前,两人实质不在同一个时空。青春也就是这样,亦真亦假,分辨不清,也许每个人意识里都有这么个人存在。



情节架构:《海角七号》有两条线架构整个故事。从两对人物的情感,一对是因当年社会大环境而不得不分开又留有误解最终没能相守的年老的友子和她的爱人之间的故事,一对是当下的因为工作而相识到相互误解到最后“要么你留下,要么我跟你走”的青年友子和歌手阿嘉的情感故事。


两对恋人有着相似的相遇却也因截然不同的时代背景而最终收获大不相同的结局。这两条线索贯穿整个影片,看似无关,却紧密相连,让整个影片更严谨。



意念架构:《带我去远方》中因为要去色盲岛的意念而支撑小桂做每一件事,而去纽约也成了小桂哥哥一直相信“爱情”的一个动力。故事从开始到最后都是一个意念在支撑着,也是意念在架构和推动了整个电影。


本土化风格的视觉符号


台湾电影都有着鲜明的本土特色,电影中有很多常见的视觉符号,诸如:《带我去远方》中皮肤黝黑的少年,普通话和客家话频繁的交替使用;《海角七号》中长长的海岸线,沙滩上堆放着偌大的渔网,海边泊着摇曳的小渔船,赤脚在沙滩上走的人,安静的补渔网的阿嬷。


《不能说的秘密》中统一的国中制服,多次出现的地标性建筑“八角塔”,骑单车的国中少年;《艋舺》中穿花衬衫窄脚裤的黑社会;《盛夏光年》中从台北到台南的火车。



几乎所有台湾电影都多多少少地包含了这些地域符号,这些符号的加入以及应用都成功地勾勒出一个鲜明的独一无二的台湾形象。由此可见,并不是所有电影都要像好莱坞电影一样追求大众的统一的风格特征,而真正能让一个国家的电影产业走向成功的是要将影片烙上自己民族和文化的烙印。


契合影像的电影配乐


台湾青春类型电影中多数比较偏文艺气质,近年来,台湾电影越来越受到国内外的关注,其中电影音乐起着很大的作用,以钢琴或是吉他等乐器伴奏的小清新音乐。这些音乐清新励志并且赋有人生哲理的音乐,也更好地表达了电影的主题,让观众深入的思考。



其成功的范例有电影《海角七号》中通过对音乐的运用音乐和画面完美的融合渲染了整个电影的情感。影片中一共有12首音乐歌曲,这12首歌曲让一个小成本电影有了生命,也有了柔软的地方,触动人心。


影片中,几封情书的旁白,以及随着旁白而起的音乐将整个影片衔接成一个整体,也奠定了整个影片诗一般的基调。而当男主角阿嘉的生活和梦想不得志时背景音乐以摇滚乐的形式出现,宣泄了青年的狂躁和愤懑情绪。


仅仅出现几十秒的《各自远扬》也加入得恰到好处,紧紧地抓住了观众的心,将分别的情绪渲染到极致,演员中孝介的声音哀而不伤犹如天籁,似乎万物都将沉静下来,去咀嚼离别的滋味。


而乐队歌曲《无乐不作》和《国境之南》也将整个影片推到高潮。



这两首歌一躁一静,给观众强烈的听觉和视觉冲击,调动着观众的情绪。不仅仅是为了让影片更有层次,影片在这里也巧妙的表达了影片中的人物的情感变化,从一开始的愤愤不平到后来的将所有情感都化为对梦想的动力。从嘶吼到抒情,两种方式都能调动观众的情感,告诉观众柔也能克刚。这也就是音乐的力量。


《野玫瑰》更是加入了民族乐器月琴的旋律,配上中日文的歌声,使整个影片都更加深入人心。也同时呼吁了民族音乐的保护与传承。这几首歌都是通过青年来唱出,又回到了青春的主题。


台湾青春电影也越来越注重流行音乐的运用,也都会请知名的音乐人参与到电影音乐的制作中。几乎所有台湾成功的青春电影都有着成功的主题曲或者插曲《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中的主题曲《那些年》其曲调简单清新,歌词也通俗简单,歌手的声音干净柔软,直击观众的内心。



电影《不能说的秘密》和《天台爱情》也都是由其导演也是著名音乐人周杰伦自己制作;电影《盛夏光年》和《星空》也是由五月天为其制作主题曲。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