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中的“颠覆”

黑龙江企业网 2019-05-15

如果说2018年有什么遗憾的话,《权力的游戏》这部剧没有上映应该能算上一个。由于一直很“忙”,本来我已经不太记得这遗憾的。这几天手机上开始推荐各种自媒体号有关《权力的游戏》的文章。《权力的游戏》的恢宏叙事给喜欢“舞文弄墨“的人们提供了足够多的“子弹”。

《权力的游戏》改编自《冰与火之歌》,作者是乔治·马丁。乔治·马丁同时也是《权力的游戏》第1-5季的编剧。网传马丁老爷子有一个嗜好:观众最喜欢哪一个角色,就要把这个角色在下一个剧本中“写死”。例如,拥有大量“菊粉”的、外号“you know nothing”Jon Snow(囧·斯诺)由于风头太盛,在第5季结尾被马丁老爷子给“杀”了。随着《权力的游戏》的大火,马丁老爷子也获得了巨大的回报:名誉和金钱。当然还有很多剧迷寄给他的刀片。不过耿直的马丁老爷子从不在乎这些,剧中人物的生死全看马丁老爷子的心情,马丁老爷子非常直观的展示了“用笔杀人”。

写了5季剧本的马丁老爷子表示“没有时间玩”+“拖延症晚期”,第6季就退出编剧,一心一意过他边玩边写的快乐生活。第6-7季的编剧变了,但是对于马丁老爷子的“精神”还是领悟得很彻底的。

我们小时候看到的西方通话里,常常有公主被某种邪恶的力量困住了,被经过的王子救走,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的桥段。在传统的西方社会里,从王公贵族到平民百姓,有继承权的只有长子,其他的儿子没有一丁点儿继承权的,这些小儿子通常都要在成年以后出去闯荡一番。国家大一点的,运气好一点的,会获得爵位,并且迎娶“白富美”,运气不那么好的,就只能进入军队,靠军功获得封赏。成为雇佣兵,甚至海盗的都有。在西方,海盗并不是一个“坏人”得职业。例如在16世纪的英国,“皇家海军”得外号是“绅士海盗”,在英国人眼里,海盗=英雄。海盗每次打劫回来,人们都像欢迎英雄一样欢迎他们。最著名的海盗德雷克和他得表哥霍金斯,都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的座上宾。

这么一个非常有西方特色的传统,在《权力的游戏》中,遭到了颠覆。长子几乎都“领了盒饭”,还没有领盒饭的,也是苟延残喘。例如狼家的罗柏,很厉害,被割喉;鹰巢城的小变态,从月门飞出;私生长子、恐怖堡的拉姆斯·伯顿,被自己得猎狗咬死;私生国王:乔弗里,被小指头毒死;鹿家的雷加,连登场的机会都没有,接替雷加的韦赛里斯·坦格利安,被马王用融化的黄金浇头……詹姆·兰尼斯特一只手被砍了以后,活得挺沉重。

除此之外,那些看起来很有可能成为“终极强者”的人物,也纷纷领盒饭走人。例如狼家忠诚勇敢的奈德被陷害砍头、狮子家深谋远虑的泰温被侏儒用十字弓射死在马桶上,高庭才智过人的小玫瑰被老麻雀关押、阴险狡诈、神通广大的小指头被二丫割喉、声势可以取代斯坦尼斯的蓝礼被影怪杀死、驰骋大草原的卓戈·卡奥一次战斗中小伤口感染身亡、卢斯·波顿被儿子杀了、野人之王曼斯着了火、甚至连三眼乌鸦也是这样……。

那么拯救拯救维斯特洛大陆的是一些谁呢?私生子囧·斯诺,成功的统帅了塞外野人和黑衣人军团,他的理想是阻挡死人军团;被卖来卖去当筹码的丹妮莉丝统治了广袤的土地,拥有了强大的军团和2条龙(一条死后成为异鬼的坐骑),她要摧毁一切对人民不平等的东西;一个猥猥琐琐的太监瓦里斯,掌握了各种情报,表面上为君临的强者服务,实际上他说:“自己只忠于人民。”其人格显得无比高尚;连父亲都恨不得杀了他的侏儒、外号“小恶魔”的提利昂·兰尼斯特拥有最出色的战略头脑,就连人送外号“三傻”的珊莎·史塔克也重新掌握了北境的权力。这些人,在剧中开始的时候几乎看不到未来,到后来,他们成了决定维斯特洛大陆最终结果的一群人。

还有一个人要格外说一说,就是那个胆小如鼠,身肥如猪又极度缺乏自信的山姆威尔·塔利,本来他是蓝道·塔利的长子,因为身体肥胖,又不喜欢练武而只喜欢看书,被父亲嫌弃。蓝道·塔利用死亡威胁他加入守夜人军团,以便给他的弟弟让出继承权。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勇敢的救下了一个怀孕的女孩吉利;8000年来第一个手刃异鬼的人类,活得了同伴赠予的“杀手山姆”的外号。另外他用知识治好了“大熊”乔拉·莫尔蒙的灰鳞病,更是给好友囧·斯诺找到了能克制异鬼的武器——龙晶的产地,从而为下一季中可能打败异鬼提供了物质基础。

“颠覆”是《权力的游戏》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但是,即使是武力当道的上古时代的场景设定里,西方文学界依然将“知识解救人类”放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这个在很多的科幻电影中特别明显,最后起决定作用里的关键因素,往往是科学家。可见西方已经将“科学技术知识”放在了与“上帝”同等重要甚至更重要的位置。电影《2012》就有一个桥段:人们躲在图书馆里烧书取暖,其中一本是《圣经》。这个画面的寓意非常明显了。

期待2019年4月份的《权利的游戏》第8季和《冰与火之歌》第6卷。